深入浅出 带你了解NFR与NFT的区别_世链财经_区块

- 编辑:未知 - 200

10月14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国际技术经济研究所指导的《非同质化权益(NFR)白皮书》正式发布。 《白皮书》由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数字社会与区块链实验室主任蔡维德教授和北京市天元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曾雯律师担任联合主编。 为了更好地解读《白皮书》,两位主编以“数字化让人民共同富裕”为主题,用快手直播教授如何使用NFR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蔡维德教授和曾雯律师精读全网累计观众数为217.2万人,以下为直播实录。 这一期间的内容分为上、下两个发表。 这是上一篇。

凯威德:

今天的直播有多少周杰伦的粉丝? 如果你是周杰伦的粉丝,请拉1。 让我们看看周杰伦有多少粉丝,还是很多网民都是周杰伦的粉丝。 几年前,我们在国外特别是给中国的亲戚们发了光盘让他们去国外听。 周杰伦是跨国明星。 为什么我举周杰伦,是因为周杰伦最近做了一个NFT项目。 其实,周杰伦制作的NFT是2014年由数字令牌社区提出的,到2020年NFT开始受欢迎。 今年第一季度特别受欢迎,增长了20倍。 我看了每天发表的NFT帖子,引起了大家的激烈讨论。 在那之后的四五个月里,我沉默了。 今年7月NFT再次走红。

中国很多地方都提到了NFT,那么NFT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其实简单来说,NFT后面的t表示Token (数字令牌)。 NFT说他穿着和比特币、以太坊一样的数字令牌,不过是不同形式的数字令牌。 中国政府已经多次发文,禁止购买包括衍生品在内的数字令牌。 我认为在这样的环境下从事NFT的买卖和行业是不合法的,而是走向政府。 很多朋友、团体、公司来找我,希望能帮到NFT。 对不起,我不能帮你。 如果我做了,后果会很严重。

NFT是一种数字令牌,与“传统”数字令牌具有共同的特性,实际“资产”在网上。 比如,以太坊。 以太网100%保留在以太网上。 比特币也一样,留在比特币网络上。 任何人做生意都必须在以太网上进行。 这和我们现在的物理资产模型正好相反。 例如,我们现在正在买不动产。 不动产在物理空间。 如果将不动产的证书数字化,则证书位于网络空间(虚拟空间),但“资产”停留在物理空间。

NFT和比特币、以太坊将资产数字化、网络化是严肃的问题。 因为这样我们就会“以实养虚”。 我们把实际的资产放在网上。 NFT是非常好的代表。 你画了画。 你烧了原来的画,把它放在网上,这个网不见了,你的艺术品也不见了。 你的资产存在网络空间、虚拟空间,出现了这种完全不同的经济模式。 实体不重要,重要的是虚拟资产、网络空间。

NFT本身就和比特币、以太坊一样,你拿着实际的资产(人民币、美元等)去买比特币、以太坊、NFT,你拿着实际的资产去买虚拟资产,实际上是在养虚作假。 我在NFT卖了画。 这幅画翻了一百倍。 我很高兴。 所有资产事实上都留在以太网上。 不是物理空间。 网络资产出售后,变成实际的资产(例如人民币和美元),回到物理空间,但原来的画还在网络上。

NFT和比特币、以太坊币们有重要的观点。 也就是说,实际上是养虚。 所以,会发生NFT,最后以太坊硬币会涨价。 大家把实体的音乐排列在以太网系统上,虚拟化了实际的资产。 据说NFT和比特币不太一样,但实际上是一样的。 据说比特币、以太坊中国禁止,NFT中国不能。 我觉得不可能。 因为他们的性质一样。 这就稍微解释了为什么NFT有法律风险,随时随地都会出现问题。

NFT和数字令牌都一样,交给的“资产”永远停留在网络上,大家交易的只有网络上的虚拟资产,这个虚拟资产永远回不到物理空间。

我们于2021年10月14日提出了NFR的概念。 这个概念正好相反。 我们不使用数字令牌,没有支付系统,资产不在虚拟空间,不在网络,而是在实体中。 例如,那幅画,还有实体,不是在网上。 网上是什么? 是画的证明书或者所有者的证明书的数字化。 这不是资产数字化,而是证书数字化。 互联网证书消失,资产剩余,这将带来非常哲学的变化。

在国内的政策环境下,我们不能现实地帮助虚,而是要求帮助实体经济。 1024会议也强调与实体经济相结合,帮助实体经济。 这写得非常清楚。 NFT以实养虚,NFR以虚养实,或以虚助实。

曾雯雯:

刚才蔡老师给我做了简单的介绍,前几天真的很火爆,也有NFT“大吵大闹”的笑话。 确实,在这期间,NFT包括文化产品的一部分市场在内,在艺术品市场备受瞩目。 很多作者把自己的作品变成了NFT的产品,几家拍卖公司也发行了这些NFT产品,很多投资者也蜂拥而至投资。

刚才蔡先生向大家说明了NFT的简单情况,同时也提出了法律风险。 其实这方面也简单补充了我要说的内容。 首先从我的理解来说,NFT (非同质化令牌),这个非同质化是它独一无二的资产,我们的画和歌都是独特的,它实际上对应着同质化的概念。 例如,我们的货币是像货币一样作为同质化的一般等价物发挥作用的商品,是可以交换的,我相信我们NFT背后的代表是数字资产是独一无二的特性。

刚才蔡老师也和大家说了法律问题,现在NFT爆炸了,所以作为创造者和投资者必须特别注意风险。 不许碰法律红线,不许踩雷。 例如,我刚才提到的虚拟货币。 如果大家关注前面的新闻,前段时间我们已经有了《关于进一步防范和处置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通知》的官方通知,同时也有关于整顿虚拟货币开采的行为的通知。 这是一个特别明显的信号。 我们国家政府目前对数字货币的交易和炒作持鲜明否定的态度,NFT产品在某种程度上与虚拟货币挂钩。 因为这是由其支付系统决定的,所以这部分有比较大的风险。 你可能对刚接触网上的新事物很好奇,但有些朋友从事收藏家和收藏者的工作。 你可能认为这是一个值得投资的领域。 前面提到的对税收的外汇管理,以及现在互联网上对国家反洗钱、反贪污的要求,加强了这方面的管理,这也容易产生很大的法律风险。 我们发行NFT产品时,也要注意是否参与了非法发行证券、非法集资、非法发行代币券等非法金融活动。 这种行为的定性相对复杂,我在这里也接着刚才蔡先生的话,提醒大家,我们最近看到NFT产品时,必须特别注意它存在的法律风险。

凯威德:

今天,很多人说NFT不是数字令牌,没有风险。 实际上,使用以太网系统执行NFT协议时,实际上必须向以太网系统支付以太网硬币并进行注册。 你付的是人民币,不经过以太坊系统,但是商家拿着人民币买以太坊系统,坐以太坊系统。 在这种情况下,你还是违反了国家法令。

有人说我没有坐伊萨利姆系统,但我也没有付伊萨利姆。 不违法。 但是,你的NFT业者还是需要购买以太网硬币,经由以太网系统进行NFT交易,但是你会指示业者进行NFT交易。 这和数字代币交易所一样,支付人民币买以太网货币交易,交易时经过商家,但自己没有参加。 因此,无论你是买卖数字令牌还是NFT,都一样违法。

还有其他严重的问题。 是洗钱。 有人说我买卖画,我不洗钱。 在去年参加的数字货币洗钱标准会议上,他说,不合格的数字代币最容易洗钱,也最容易大量洗钱。 NFT是洗钱的“典型案例”,很容易洗钱。

可以在中国做NFT,在国外的数码店配置NFT。 有人买了,这不正常吗? 可能很普通,但也有洗钱的可能性。 清朝的和珅几乎没有受贿的记录,但他依然家财万贯,他从哪里来了这么多钱? 家里破碗、破罐子被他说是秦朝的,是汉朝的古物。 带到当铺,有人为了巴结和珅附和说这个破碗真的是汉朝的,花了一万二千美元买了它。 这样看来一万两的钱非常合法地交到了和珅手里。 这样,洗钱方式可以利用NFT进行。 虽然可能是没有价值的画,但是在中国设立、转让、在国外的数字商店筹集了大量的资金,比如比特币。 这是经典的数字代币,NFT洗钱路径。

国外监管机构认为这是数字令牌洗钱的典型路径,这些案例发表在国外监管科技报告中。

你可能认为NFT没有洗钱,但是NFT有支付通道,所以可以跨境交易。 例如,NFT在以太坊系统中运行,以太坊有以太坊货币,可以跨境支付。 你做NFT就会出现洗钱和规避外汇管理的通道!

请看一下NFT的报道。 很多人去博物馆和出版物,用相机拍下上面的名画,自己做成NFT卖了。 那时的作者不知道自己的画被卖了,而且可能卖了很多钱。 国外已经出现了很多情况。

据说NFT突然价值一千万、两千万美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可能是左手卖右手,右手卖左右炒市场。 在数字令牌匿名制的环境下,NFT是洗钱的直通车,风险非常大。 据说我做NFT赚了很多钱,你的钱是怎么来的? 这是因为NFT没有外汇管理,没有估值,没有法律依据,没有人管理你。 但是,一旦出现问题,就会出现更多的问题,由于没有法律保障,一切都会演化成新的问题。

NFR的区别是什么? NFR有非常大的差异。 让我举个例子。 在某个城市一整天都发生交通事故,特别是在十字路口。 市长稍后说,如果这个十字路口不是十字路口,就不会发生这么多交通事故。 假设南北两边到桥下,东西到桥上,代替桥的话,十字路口就没有了。 这就是NFR的设计。

NFR本身没有数字令牌,没有支付系统,在这种情况下采用实名制,很多洗钱不规范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了,这就是我们的设计。 我们设计成不容易发生那些不规范的事情,你说没有十字路口就不可能发生交通事故吗? 虽然还是会发生交通事故,但是以前在十字路口发生的交通事故没有了。 今天,我们做NFR传统上数字令牌不再违法。 我们挡住了所有传统数字代币洗钱的道路,所以你不能撞到十字路口。 没有十字路口的交通事故。 这就是NFR的精神。

同一时间我放在上面的资产,这是资产证明的数字化,还不是资产的数字化。 那样的话网络被攻击也没有问题。 因为资产还在实体中。 我通过网络的便利创造了整个实体经济。 以虚养实。 哲学上、管理上、市场上有很大的变化,这种变化是基于中国的法律和中国政府的政策。 正如你说国内政策与实体经济结合是完全一致的,这是我们的设计。

基于NFR的系统应用领域的区别是什么? NFT还是限制艺术品、文字、画,NFR有什么区别?

曾雯雯:

雯雯:我们提出的NFR这个构想实际上代表着非同体化权益。 也就是说,独一无二的资产都可以作为NFT交易的基础资产。 我也必须向大家说明。 例如,我们有资格证书和不动产等特定资产,我们国家甚至说世界各国都有监管要求。 使用这种特殊种类的资产制作NFR,进行相关交易也必须符合国家监管的要求。 具体来说,刚才蔡先生举了一个有趣的例子,我给您看看吧。

例如,正如我刚才提到的,一位摄影师拍了他画家的作品。 他就像刚才说的那样,即使现在进行NFT发行,或者自己制作我们将来制作的NFR产品。 他拍摄后,将数字作品上传到网络上进行发行,是因为我在制作和发行NFR产品时,存在着我对作品及其基础资产,包括任何要素是否享有合法权利的问题。 这个合法权益包含了很多东西。 例如,我刚才提到了画,我知道这是版权属于画家的。 那么,就是拍这张照片,用照片传播利益等发行行为。 这没有得到画家的许可,没有合理的报酬,没有给予画家许可的费用。

第二种我们在绘画的发行过程中,如果刚才我们展开这个例子是第二种情况的话,比如说摄影师拍了一个人的肖像画,那么就像刚才蔡先生也说过的那样,被拍摄的人物的他的肖像权可能受到了侵害。 你拿着我的肖像画做NFR产品在网上发行,你获利未经我同意,这侵犯了别人的肖像权。

回到蔡先生刚才的问题。 我个人认为,我们的NFR产品除了文化艺术作品,例如刚才提到的绘画、歌曲、小说等不同类别的作品以外,我们还有很多不同的同质化特性,在我们国家交易监管的前提下,我们将来有可能向NFR方向交易。 资料来源:金色财经